醫聯網APP

 回到列表頁

【遠見雜誌】線上看診卻得實體領藥,「遠距醫療」為何卡三關?


圖/因應疫情,多數門診採取線上看診。遠見雜誌張智傑攝

因應防疫,健保署火速推動「COVID-19遠距醫療」,但線上看診,卻得實體繳費、領藥,難道「遠距診療」只做半套?


全國三級警戒已延長至6月28日,由於確診人數、重症死亡人數仍處高原期,全台醫療院所也持續遵行「營運降載」措施,非必要的醫療服務全面暫停,盡可能空出負壓隔離病房、專責病房給新冠確診者使用,減少疫情期間的醫院負擔。


衛福部中央健康保健署表示,5月19日起,所推行的「COVID-19遠距診療」服務,與「全國三級警戒」同步延長,確保民眾在這段期間,也能享有醫療服務。


但,從「實體診療」轉換成「遠距診療」,真有辦法一步到位?


事實上,從5月15日雙北實施三級警戒,到5月17日指揮中心宣布,將由健保署協助推動「遠距診療」、鬆綁相關法規,僅僅相隔48小時。


如此倉促的改革推動,導致許多民眾在使用「遠距診療」服務上仍大嘆不便。


卡關一:繳費、領藥還是得去醫院

其中,最為大眾所詬病的,就是醫院門診的病患在遠距看診後,竟仍須攜帶健保卡前往醫院,才能領取藥物。


一名年近60、長期患有慢性病的陳小姐便抱怨:「如果到頭來還是要去一趟醫院,那我何不一開始就直接實體看診?」畢竟,現在只要進出大型醫療院所,難免有染疫風險。


雖然,不少醫療院所開始陸續推出「遠距醫療專用取藥區」,透過設置戶外的領藥動線,降低民眾潛在的交叉感染,但如此的「半套遠距」,仍讓民眾們不以為然。


圖/目前多家醫療院所採取遠距看診,但領藥卻仍赴醫院領取。遠見賴永祥攝

對此,長期關注醫療議題的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指出,醫療院所可以郵政系統,將「紙本處方箋」寄達民眾家中,民眾就可憑箋至藥局領藥,避免遠赴醫療院所的風險。


除此之外,不少醫師、藥師表示,衛福部也可運用「電子處方籤」,與全台各大藥局合作,讓民眾視訊看完診後,就可以就近在特約藥局領藥。


衛福部次長石崇良回應,雖然透過遠端看診、領藥,能最大程度的提升民眾方便性,但如何避免處方籤遭到偽造?又要如何確保藥物有親自交付?這仍是需要透過試辦計畫,才能逐步落實。


卡關二:一套遠距,N種軟體

除了「遠距診療」做半套的問題外,各家醫院在遠距平台上的各自為政,也讓許多初次透過遠距看診的民眾大感不便。


一名首次幫忙家中長輩遠距掛號的張先生就指出,各家醫院所使用的看診平台不一而足,有的自行開發App、有的使用現行的社群軟體,每家醫院的操作模式都不同,「自己學都已經很吃力,更別提教會家中長輩。」


對此,線上醫療諮詢平台醫聯網董事長王欽堂指出,台灣在遠距醫療的推動上,長期欠缺整合性平台,無法提供民眾、院方一套標準化的看診模式。


圖/線上醫療諮詢平台醫聯網董事長王欽堂。

許多醫療院所會使用社交軟體「LINE」作為服務平台,但「LINE」當初開發目的,並未為了醫療服務之用,本就難以完全滿足醫病之間的資訊溝通需求。


他更進一步表示,從國安層面來說,LINE的原廠伺服器是源自韓國,各家醫院長期使用,恐有資安疑慮。若政府真的有心要發展遠距醫療,宜盡快著手開發自用軟體。


卡關三: 功能侷限,遠距醫療成短線操作?


長期於榮總醫療體系中,推廣遠距醫療的高雄榮總研創中心創新長楊宗龍則表示,台灣現行的遠距醫療水準,仍處「幼稚園狀態」;即使醫病兩端成功連線,能執行的醫療服務,仍多限縮在「視訊看診」上。


他指出,理想的遠距醫療應為「一條龍服務」,讓民眾從預約、排診、通知、報到、看診、住院都可以在手機端完成操作,讓遠距醫療軟體能夠真正融合於日常生活之中;否則,除了「視訊看診」外,其他服務都還得跑一趟醫院,長期而言,民眾怎會願意買單「遠距醫療」?


不過,要達到所謂的「一條龍服務」,楊宗龍也坦言,這並非一蹴可及。關鍵在於,要將過去「醫院中心」的醫療模式,翻轉成「病人中心」的醫養照護。


他解釋,長期而言,不論是「傳統實體診療」或是「遠距看診」,多是病患配合醫院的指令;但若要發展遠距醫療,應改為醫院方透過「遠端監測裝置」,以病患為中心,隨時、隨地關心病患生理數據,以給出適當的醫療安排。


「以金字塔比喻,民眾是最上層,醫護團隊是第二層,行政服務是第三層,完整的數據資料管理團隊是第四層」楊宗龍分析,現階段醫療院所多僅有「醫護團隊」,如何趕快打造厚實的「行政與數據管理」基礎,才是立足遠距服務的當務之急。


圖/高雄榮總研創中心創新長楊宗龍(左二)。遠見池孟諭攝

迎向三贏的「後疫情醫療模式」

對此,王欽堂直言,其實不論是「遠距做半套」,還是「平台各自為政」等怪現象,追根究柢,仍在於政府在遠距醫療制度上的長期忽視。


「我們現行的法規,沒有因應數位科技進行修正,」他以《醫事法》為例,該法要求醫師在執行線上診療時,醫師本人必須要在醫療機構內;但實務上,只要有網路,醫師不論身在何處,理當都能為病人進行遠距診療。


再以近日「快篩之亂」為例,過去受限於《醫療法》,「快篩」僅限醫師可以操作;但其實,只要進行簡單修法,讓地方醫事人員也操作快篩、上傳數據,地方上的醫療量能,自然就會提升。


王欽堂期待,此次疫情,台灣遠距醫療將能夠贏來真正的轉型,透過遠距醫療,讓醫學中心可以降載、讓健保能減少浪費、也讓民眾可以獲得更即時的醫療照護,「這才是後疫情時代下的『三贏』的醫療模式。」



原文出自:【遠見雜誌】線上看診卻得實體領藥,「遠距醫療」為何卡三關?


 回到列表頁

姓名*
性別
單位*
聯絡電話*
E-mail*
詢問內容*
驗證碼*
透過行動條碼加入LINE好友
開啟LINE應用程式,接著至「其他」標籤中的「 加入好友」選單掃描行動條碼。

請選擇諮詢方式

症狀找原因

症狀找原因

依症狀找可能疾病、看病科別及醫師